當前位置 > 散戶吧 > 股市動態 > 機構觀點 > 周小川陸家嘴講話全文:進一步的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目前外部資金占比較低

周小川陸家嘴講話全文:進一步的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目前外部資金占比較低

發布時間:2019-06-14 12:15來源:全球財經投資專家字號:

  6月14日,在第十一屆陸家嘴論壇(全體大會五:全球經濟增長新視野下的中國金融開放)上,中國金融學會會長、中國人民銀行前行長周小川和2018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共同獲得者、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Paul ROMER接受主持人提問,回答了中美貿易摩擦、人民幣國際化、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等諸多重要問題。

周小川陸家嘴講話全文:進一步的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目前外部資金占比較低

(圖為周小川)

  周小川首先指出,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大家都輸,他提出了貿易摩擦兩大治本辦法,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要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中國潛力蠻大。

  周小川擔憂,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貿易戰如果打起來,很容易再次出現匯率的變化,有可能過去達成防止競爭性貶值的共識會重新受到挑戰。如果大家都靠競爭性貶值的話,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也會混亂,大家都不會得到好處。”

  他還回憶次貸危機:“從我當時做央行行長角度來講,那個時點出現對于人民幣的需求超出我們事前的預料”,從而指出,個人理解人民幣的使用和人民幣下一步的前景,很大程度上和美元有互補性,因為全球金融危機的發生是在美國,次貸危機在美元發生,美元波動了,流動性不足了,創造了機會大家就尋求使用人民幣。

  以下是周小川發言全文

  周小川眼中的貿易摩擦治本辦法

  中美貿易摩擦深受全球關注,主持人首先向周小川拋出了一個問題:國際貿易大背景的變化,會如何影響全球經濟、中國經濟甚至包括美國經濟,同時對全球金融市場包括對中國金融市場的影響? 轉自:散戶吧 www.lqliof.tw

周小川陸家嘴講話全文:進一步的金融開放非常重要 目前外部資金占比較低

(圖為紐約大學經濟學教授Paul ROMER)

  周小川表示,首先,大家都說打貿易戰沒有贏家,大家都輸。意思是大家的GDP都面臨不同程度的收縮,首先從宏觀上來講,增長放緩或者收縮所會帶來副作用,一般采取一些更為積極或者擴張性的財政政策和貨幣政策。

  在調整經濟增長速度增強信心方面,因為貿易摩擦會打擊不同人的信心,也打擊了金融市場。這種情況下,宏觀政策的調整肯定會起到一定正面的作用。與此同時,這些宏觀政策一般是總量政策,它的針對性很難直接補償到那些因為貿易受到損失的出口者和進口者。首先有一些出口產品出不出去了,數量寬松的貨幣政策想傳導到具體的點是有很大難度的。

  在周小川看來,不只是美國,各個國家都一樣。這些政策雖然有正面的作用,但針對性不可能太強,不可能對癥下藥。在短期宏觀政策調整下,還是應該追求更治本的辦法。

  “從我看來治本辦法有兩個:一是通過貿易談判,通過WTO改革要使搞錯的貿易政策回歸正常,這是對癥下藥。二是對于中國來講,對美國出口減少的部分要盡可能通過擴大銷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國家,我認為中國這方面的潛力還是蠻大的。中國現在出口的產品質量相當不錯的,價格適中合理,全世界70多億人口,少幾個億的需求之后,還有很多地方可以銷售這些產品。”周小川指出,政策制定上要有一些鼓勵出口多元化發展的進程,用兩三年時間慢慢你可以找到新的出口市場,建立起新的出口市場。

  出口多元化以后,金融現象反過來對于匯率會產生一定的壓力,一方面宏觀政策要作出一些響應,另外一方面還要治本,貿易上出的問題還是要靠貿易上的辦法來根本解決。在這個解決過程中,肯定對金融市場不同產品不同板塊也會產生一些沖擊。

  擔憂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

  此前,周小川稱“7”不見得要當做人民幣匯率底線一度引發熱議。6月7日,央行行長易綱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被問及匯率是否有紅線,易綱不認為人民幣匯率的某個具體數字更重要,他表示貿易戰可能會給人民幣帶來暫時性的貶值壓力,但噪音過后,人民幣將回歸穩定,“關于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這一點,我們非常有信心。”

  對于人民幣匯率問題,周小川坦言:“我個人對于人民幣匯率的走向最近沒有太多研究。但貿易領域產生的問題有可能再度觸發全球多個國家競爭性貶值。出現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希望受到這種損失,往往造成的可能性就是匯率貶值,就容易再度出現像全球金融危機發生以來的所謂競爭性貶值。” 轉自:散戶吧 www.lqliof.tw

  G20國家曾經在上海開會時各國財政部長和央行行長曾達成過共識,大家要共同努力防止出現競爭性貶值,周小川認為這是G20的工作機制中取得的一項很重要的成果。貿易戰如果打起來,很容易再次出現匯率的變化,有可能過去達成防止競爭性貶值的共識會重新受到挑戰。如果大家都靠競爭性貶值的話,整個世界的金融秩序也會混亂,大家都不會得到好處。

  周小川接著說,現在有很多是市場參與者做出的反應,他們覺得受到損失了,需要作出調整。我希望這件事情一是隨著貿易政策爭取調整回正軌,這樣信心可以得到恢復。二是G20大阪峰會馬上要召開,全球金融穩定理事會應該借這樣的場合,重點研究這個問題,對全球金融市場給予一定穩定的信號。

  中國將來在有些方面可能會領先,阻擋不了

  “這么多年我們研究宏觀經濟,其中一個任務就是研究生產函數和消費函數,所以你想弄清楚生產是怎么漲上去的,消費是怎么提高的。科技發展是一個什么函數是取決于什么樣的內容造成了科技的發展,我認為有兩類:一種科技發展是和科技投入相當有關系,包括人才培養、教育程度還有科研經費和研發經費,研發經費往往有很大的時間滯后,由研發經費吸引了人才,建立了實驗室,買了實驗室的設備,又經過多少年的積累最后形成研發產品。”周小川介紹。

  在全球來講,相當大一部分的技術是可以買賣的,使用權是可以買賣的,科研設備是可以買的,過去你沒有實驗室,你把這些設備都買來了,你就會雇傭很多科研人員,積累慢慢就起來了。

(小編:散戶吧)

專家一覽機構一覽行業一覽
江苏7位数开奖直播